Sissi And A Day

each person is an isolated island.

真没事儿!

你就跟绝大部分自私没良心又爱计较“从来都记不住好处,只会算计坏处”的人一样。

黑化?

可是你的眼睛是红色的。

世事茫茫,光阴有限,算来何必奔忙?人生碌碌,竞短论长,却不道荣枯有数,得失难量。

Hades Moon

有这么一些人,他们生活在阴暗的地下界,身在无休止的矛盾挣扎中,说他们单纯善良、执着深刻、判断力好、直接惊人、沉默安静都行;说他们阴毒残忍、孤傲冷酷、报复心强也不为过。不敢说他们是身在地狱里的天使,但看见的都是人性阴暗面的他们即便不想这样,也只能反反复复地痛苦挣扎。

他们悲伤的时候,就在垃圾堆里进行自我的重新定义,通常把悲伤转化为有意义和有用的东西,如果那些是艺术,那就是让人最无法忘怀的、从忧伤升华的赎罪曲。

如果明明清楚人性就不要对它抱有希望;
如果下决心笑到最后就要记住痛学会狠坚持忍;
如果想赢得战争就要舍得牺牲懂得杀戮

如果要黑,就要黑的彻底。

远比你孤独

为何世间万物,大至星系、小至原子,都会展现出不同的属性,例如银河系和仙女星系、氢原子和氧原子,没有完全相同的个体。

但是在电子身上是个例外。

组成宇宙万物的无穷多的电子是一模一样的,找不出任何差异的。

费曼用自己的反物质假设完美地解释了这一困扰:因为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,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。

全宇宙的庞大的空间、数不尽的星体和物质,其实都是这一个电子在不同时空的分身而已。

它从大爆炸开始,在时间轴上正向前进,直到宇宙的末日,又掉头回去,变成正电子,在时间里逆行,逆行到了宇宙诞生之初。

就这样永世无休止地循环下去。

这个电子出现在时间轴上的每一个点,出现在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,在三维世界的我们看来,空间里布满了数不尽的电子,构成了世间万物。

其实它们,包括我们自身,我们的父母,朋友,恋人,我们养的狗,狗拉的屎,曼哈顿川流不息的人群,塔克拉玛干宛如死水的无人区,兰桂坊的不夜城,海底两万里无尽孤独的蛇颈龙…万事万物都一样,都只不过是那同一个电子的正行逆行了无数次的分身而已。

整个宇宙就这么一个电子,孤零零地从天地混沌走到宇宙毁灭,再倒回去重来,周而复始。

假如这个理念是真实的,你还会觉得自己孤独么。

沙漠情节,野性和让人渺小的感觉并排存在。

早上四点多,坐在jeep的最后面驰往美奈的红白沙丘看日出。

越南果然是个神奇的国家。

9.27 星期五 晴

其实最开心的还是旅行前顺行李的时候,就跟小朋友要去春游的心情,这样手舞足蹈的节奏直接导致我又被Robin嫌弃"怎么还再顺!"
上浦东机场出发到南宁,从南宁过境。
Vietnam to go!backpacker returns!